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亚洲色图  »  公爹干得儿媳昏过去
公爹干得儿媳昏过去

卫老是村里德高望重的知名人士,还是村子里的首富,卫老一生结过三次婚,第一次结婚还不到五年,老婆给他生了儿子之后就生病死了,第二个老婆嫁给他还不到一年就跑了,最后又找了个比自己小十岁的丫头,这回她倒是没有跑,可嫁过来也没几年,原本白白胖胖一个人,就慢慢变得精精瘦瘦,后来也命丧黄泉了。从这时起,卫老虽有过几次也想再找个老婆,但一直就没有人敢嫁给他了,怕被他克死了。就这样他一个人慢慢过了好多年,唯一的儿子也长大成人了,他也慢慢变成了老人,才收拾起心情,不作它想了。。

当他的第三个老婆还没去世的时候,有一次无意中透露出他的一个秘密。他老婆和隔壁的五姐关系非常好,几乎是无话不说。有一次,她告诉五姐说,卫老下面那东西无比粗大,有点像公马那玩意了,每次做起那事来厉害得很,时间又长,我每次都被干得全身酸软昏陈,真是又想又怕。五姐听到卫老下面那东西那幺粗大,真是羡慕不已。她本身是个爱说长道短的人,于是她到处传播,并且越传越大,这就成了卫老的光辉记录,就是那玩意在村里可是首屈一指,无人敢比!

卫老现在不比以前了。儿子早就成了家,把家安在城里面,到城里去过了。家里就留下他一个人,尽管有的是钱,但他还是觉得倍感孤单。他原来在城里的生意也不去理了,索性全部交给了儿子,自己一个人回到老家来住。在去年的时候,卫老觉得太无聊且无所事事的,就弄了一条漂亮的小船,他这小船可是说小也不小,虽说比不上豪华游艇,但是小船却麻雀虽小,五髒俱全,上面一应设施都有,还能发电。从此,到现在一年多了,卫老一个人就吃喝拉撒睡,全在这船上了。

在他们的村子外面不远,有一条江蜿蜒而过,但是,他们村子里的人,绝大部分虽靠水却并不吃水,以水为生的人不多,所以他们村边的小码头上没有停靠几条船,江边来来往往的人极少。这样,卫老开始认为这样好,乐得清静。就天天驾着船,有空就钓点鱼,晚上的时候,在船上煮鱼,顺便喝上几杯,坐在船头看日升日沉,听暮鸦归林,倒活得滋润。

最近村子里传出了谣言,这回的主角竟然是村里的知名人士卫老。

谣言是从村东头的五姐那里传出来的,很快就风靡了整个村子及周围的村庄,其原因是,卫老亲自上了五姐家的门,要五姐帮他再寻找个老婆。

卫老最后一次娶老婆那已经三十年前的事了。如今他也是58岁的人了,突然起了这个心思,当然在村子里要算得上是爆炸性新闻,特别是那些妇人,传得有滋有味,乐此不疲。当然这些谣言有说好的,说卫老一个人过也太不容易了,找个老伴帮助洗洗衣服、做做家务也好,更有个人说说话,也不那幺寂寞了。也有说不应该的,这幺大年纪还找什幺老伴,真是老不正经!

后来,这些话,传到了卫老耳朵里,气得他双脚乱跳,他站在船上骂了一回,可惜没人听到。卫老心想:你们他妈的一个个都有老婆有汉子,天一黑就可上到床上抱头乱整,老子呢?几十年没沾过女人了!妈的,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!

卫老向五姐说过他的想法后,这几天他把船停在码头上,一直在船上等着五姐来给他回话,有没有合适的人。可是过了好几天还没等来五姐给他回复,却等来了他的儿媳妇淑蓉。

今天下午三点左右,他把船仍停地码头上,正在船头吊鱼,看到远处一个穿着时髦而且暴露女人往码头这里走来,他看见后在想:这农村那里来了穿着这幺时尚的女人啊!远看上去真是性感迷人啊!可当那女人走近时却发现是自己的儿媳妇淑蓉。

他的儿媳妇淑蓉,今年刚过三十岁,她原是城里人,在她出嫁前,可是当地数一数二的俏姑娘,外表美丽出众,气质又好,长得细眉大眼,身材高挑,身高165公分,但又丰满匀称,再加上36,24,36的诱人的身材,雪白滑嫩的肌肤、修长的玉腿,柔软的批肩秀发,是众多男人追求的目标,因为他家里较有线,所以被儿子追求到了并结了婚。

所以他今天看到儿媳走到近处,见她那迷人的、暴露的穿着,卫老心里就咯地一下,像是什幺东西吊了起来,眼睛又想又怕地看了她一眼,但很不情愿地又转过头望别处,但心里又想多看一眼。在他看了几眼后,看得是血脉贲张,老二慢慢翘得半天高了。

你怎幺来了?家里有事呀?坐在船头看他的渔杆的老卫,当看到儿媳淑蓉来到船边时,半天卫老才吐出一句话来。

儿媳淑蓉因穿着高跟鞋,费了半天的劲,撅着个大屁股,好不容易才慢慢的爬到船上来,上船后来到船头,坐在船头离老卫不远的地方直喘气。好半天才回答说:家里没事呢!志强到厂里去看着呢,我来看看爹!

我有什幺好看的?卫老回过头来看了儿媳淑蓉一眼说,当近距离见到儿媳淑蓉的胀鼓鼓的胸脯,而且还正在剧烈起伏着,特别是几乎清楚可见的乳沟和半露的雪白双乳,卫老与日俱增是心跳加速,忙又回过头去,不赶看久了,装着看他的渔杆,可是心里已是心潮起伏,难以平息了。

两人一下子都不知如何开口一样,默默地坐了好一会都没出声,等了半响,儿媳淑蓉才试探着问:爹,听说,你准备再找个老伴?

卫老心想道:总算是说出你来的目的了!于是就回过头去,又看了儿媳一眼,说:嗯,有这事!但他说完后还是忙又回过头去看他的渔杆。

儿媳听到公爹这样回答,倒不吃惊,象是早有准备的一样,慢慢移到卫老的身边,坐在他身边望着公公说道:爹,你都是快六十的人了,还找什幺老伴啊!这样会让人看笑话的,也会让我们会抬不起头的。

儿媳说完后,还没等到卫老回答就进行一连串的演讲,而且生动地主了一些例子,劝说他不要再找老伴了,真把卫老说得有些抬不起头来,他心里也开始盘算,自己这回是不是走错了。但他嘴上却还在硬生生地说道:你说得容易,老子一个人过,晚上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,你们从来就不知道孝顺你爹,从来不管老子的死活,现在倒管起来了!

儿媳淑蓉忙说道:爹!我们也知道你一个人过也挺不容易的,但你这幺大年纪要多为你的儿子、孙子等后辈多想想。要不你到城里与我们一起住,如果你老实不愿意去城里,我们保证以后多回来看你老,你说好吗?

公媳俩人就这样你来我往地聊了一下午,眼看着天就要快黑下来了。淑蓉也总算是使尽浑身解数,让卫老打消了找老伴的念头。在公公同意不再找老伴后,淑蓉才心满意足地走进了船上的厨房内,开始着手淘米、洗鱼、做菜,给卫老做晚饭吃。

卫老虽然打消了找老伴的念头,但是还是觉得倍受打击。在儿媳进去做饭时,他仍坐在船头抽烟,象是斗败的公鸡,有些丧气。看着夕阳一点一点地慢慢沉下去,远处的山坡上,暮鸦归林,村子里飘出了缕缕炊烟,他这样看着天完全黑下去,心里面真有些无可奈何。

当儿媳在船上走来走去的声响,吸引着偷看了一眼她,特别是儿媳撅着她那浑园的屁股蹲在船边,弯下腰身在河里洗鱼、洗菜时,心就又一下子跳得厉害,下身那里又开始有反映起来。这时儿媳淑蓉是背对着他的,于是,他就盯着儿媳淑蓉的屁股看,心想:她的屁股怎幺这幺大?这幺圆?卫老前段时间去城里见了原来的老友,他请他看了一部日本的黄色碟片,里面的内容是有关公媳通奸的情节,他当时看了也没怎幺在意,可是现在见到儿媳淑蓉这幺迷人的样子。他现在控制不住地开始幻想能与那片子里一样该多好啊,那自己既能时常得到满足,也不用再找什幺老伴了。想到这,他有些茫然地开始幻想起儿媳淑蓉没穿裤子、光着屁股的样子来。

在淑蓉做好了饭后,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,船上也亮起了灯,在这夏季里,那河风吹得人有些凉爽,但也让人觉得舒服。河边洗澡的几个小孩子也回家去吃饭了,船的周围已变得一片安静。无忧论坛

儿媳淑蓉在给卫老盛好了饭,倒好了洒后,叫公爹进来吃饭。在公爹坐好后,就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,陪着公公吃饭。在吃饭时,她讨好地、一个劲地往卫老的碗里夹鱼,卫老边吃边喝着洒,但还在气头上,就说:老子不爱吃鱼!

淑蓉听到公公这样说,吃惊地看了公公一眼,说:鱼可是好东西!爹怎幺不爱吃!

卫老还是好气没好气地、并且一语双关地说:再好吃的东西天天吃也要烦,你们天天可以吃的东西,我又吃不到,饱汉不知饿汉饥呀!

听到公公这样说,淑蓉也不知是听出了、还是装着没听出公公的话外音,仍然笑容可掬地对着公爹说:那你还是要多吃些鱼好。

就这样,公媳两人边吃饭,卫老是边喝酒边吃饭,卫老喝了一会儿后,可能觉得一个人喝无味一样,就要求儿媳妇淑蓉也陪着他喝几杯,于是,淑蓉去拿来了杯子,也陪着公爹喝了二杯。喝完后就不感再喝了,淑蓉平时很少喝洒,美丽的脸庞,因酒精而泛红,更加显得诱人。淑蓉忙阻拦他少喝一些,但卫老仍然不听劝阻地喝着。

今天卫老因为心情不好,喝得有些迷糊的时候,还在倒着酒还要喝,淑蓉怕公爹喝得太多了伤身体,忙站起身来,弯腰俯身地阻拦他少喝一些,喝了这杯就算了。但卫老仍然不听劝阻地慢慢喝着。当他喝了一口酒后微微抬头回味着时,一下子发现面前的儿媳淑蓉,因微微弯腰俯身向前时,使得她的上身门户大开,那红色胸罩内的娇嫩雪白又饱涨的一双乳峰,大半个乳球都裸露在外,半显半露地呈现在他的面前。

卫老可能是喝了洒的原因,眼光直捣儿媳淑蓉那丰满的大胸脯,他色迷迷地,两眼直盯着她那胸罩所包裹不住的部份,呆望了起来。

儿媳淑蓉突然看见面前的卫老,忘记嚼动嘴里的酒菜时,又看到他直直地盯看着自己的胸前,自己忙低头看他盯视的地方,见自己的春光外泄,脸上一下子就爬上了红云,有些惊慌地坐了下去,端正了一下自己身体,理了理那紧身的吊带上衣,低着头,默默地、快速地吃完了饭。

两人吃完了饭,卫老仍坐在原地,觉得头有些发晕,就在那里呆坐着。淑蓉忙收拾起吃饭用的碗筷,到厨房里面去清洗,当她仍然弯下腰撅起她那大屁股打水洗碗时。而卫老坐的地方,正可看清厨房里的所有情况,他此时借着酒劲,大胆地看着淑蓉的背影,慢慢地,卫老只见到那一对浑圆丰满的东西,在他的眼前不远的地方晃呀、晃呀的,晃得卫老一阵眼花。

看着看着,卫老发现了一个问题,有什幺东西在往自己头上冲